沙馬磯浪潮-the sea around us
關於部落格
海洋的故事、小琉球潮間帶、人海之間、海洋訊息...
  • 143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神與人 (2007小琉球迎王祭典)

在屏東「東港」碼頭搭船這麼多次,還是第一次在候船室遇到這麼多人,不過是早上七點多的早班船時間哪!只是,要搭上船竟得不計形象拼命往前擠;不知該不該慶幸大家都不遵守先到先上船的排隊禮儀,站在不是隊伍的人群中,我被後面的人給不斷往前推,教我不往前走也難,竟然也就應著人潮被推了上去,搭上船了。這些都是返鄉的人嗎?我們認識的當地人阿添說,王船祭是島上小琉球本地人最多的時候,大家都會不約而同的一起回來共襄盛舉;想要見到老同學、老朋友,只要跟著繞境隊伍走,就會在他家門口遇到啦。跟我一樣在人群中的小妹妹則說,他們是住楓港的,特地來看王船祭;她擠隊伍的功力頗驚人,從本來我的後方,跑到前方了。看來「王船祭」的魅力很大。

經過20分鐘的船程,抵達小琉球的「白沙漁港」,映入眼簾的也跟以前很不一樣,不僅停滿了大型的遠洋漁船,船上還都插上了旗子,旗子上寫著類似「三府千歲」的字,大有等待什麼人蒞臨的味道。不過,正確說法應該是「等待眾神大駕光臨」吧。據說小琉球人遠洋的漁貨量是數一數二的,每艘船造價可是千萬以上。船家們不管身在哪一個海域,一定都在此時回來共赴這個三年一度的盛事。可見宗教力量的神奇召喚。

 

下了船,我們趕緊拉著行李,到我們的老地方「夏日風情」民宿下塌。經過港口邊,有些人家門口張貼著「恭迎代天巡狩王駕」,空氣中早已瀰漫著一股歡慶的氣氛了。這天已是王船祭的第五天了。

 

 

眾神來訪

小琉球最聞名遐邇的不是全島由珊瑚礁形成,而是有著八十幾間廟宇。島嶼不過6.8平方公里,環島12公里 ,廟宇的密度之高應是全台之冠。大概是當地居民靠海為生,大海又是如此變幻莫測,為了祈求平安順利、漁獲量豐,有這麼多的廟宇,似乎可以想見。只是,蓋廟是需要錢的,小琉球人捕魚技巧一定很厲害,從一艘又一艘造價匪淺的大船、不斷增加的廟宇數來看,小琉球的經濟與信仰是相互茲長的。或許也因此,這裡的居民都非常的重視三年一科的大典「王船祭」,是一種人對信仰的敬意與不忘本的心。有人糾正我說,「王船祭」只是一種普遍的通稱,整個祭典還包括「請王、繞境、送王…」等眾多儀式,有名的燒王船只是其中一部份。

 

我們住的「夏日風情」兩旁各有一間廟宇,沒什麼宗教信仰的我,竟是這次才仔細的注意這兩間廟宇。每次從碼頭走到「夏日風情」,都會拉著行李從階梯小徑上來,穿過前面這個廣場,竟現在才發現:原來這是一間規模不小的「水仙宮」,供奉著水神大禹。島上供奉這樣跟海有關的神應該不少吧?

 

以往我們都在有著椰子樹迎風搖曳的平台,看著進出港口的快艇、夜晚台灣燦爛的燈火。現在的平台上方張燈結彩、紅燈籠高掛,加上大自然的藍天碧海,竟一點也不突兀,反到成了色彩鮮明又協調的藍、白、紅三色畫作。站在「夏日風情」的平台可遠觀港口的繞境隊伍,還可近看每座神轎如何一一拜訪廟宇。每座廟要申請「走輦證」,才可迎接來訪的眾神。而我們只要站在門口,等著繞境隊伍過來就行了。

 

 

我們才剛放下行李,遠方的鞭炮聲就四起;隊伍已經繞到具有地方象徵性的「角頭」-此區域的土地公廟。土地公廟不管在哪個習俗裡,似乎都佔有很重要的角色,可見人是多麼的依賴土地,總是祈求掌管土地的土地公能保佑人們。

 

 

滿滿是船的白沙漁港,港口燈塔處,已可見繞境隊伍來到。據說一大早就已經開始繞境了,每天神轎都會從「三隆宮」出發。我們參與的這天,是慶典的第五天,正巧繞境到北邊的白沙尾,也就是「夏日風情」所在的這個村落。據說今年有六十幾座神轎參與盛會,要一一造訪全島八十多間廟宇,難怪要走上整整四天。神轎上坐著每個廟供奉的神,扛轎及隨隊人員則穿著屬於自己廟宇顏色的制服,展現出各廟信徒的向心力。繞境隊伍來到每個村落時,都會先到港口繞行一週;海水映出隊伍行進的畫面,彷彿水裡、陸地兩個世界都在歡迎王爺的到來,象徵著陸地的百姓與海上的船隻皆領受著王爺的賜福。

聽到鞭炮聲此起彼落、聲音越來越大,就知道神轎隊伍接近了。由「溫王府」做開路先鋒,接著不同府的各個神轎,還有一般人熟悉的觀音媽祖、七爺八爺、挪吒...等等,最後是不同姓氏的二千歲、三千歲…,壓軸的則是今年的主角 - 被神選中下凡來,代天巡狩的大千歲「趙王爺」。

 

第一眼看到行進的隊伍,彷彿時空錯置、來到了古代,有著講究的帽子、服裝、與器具,觀音媽祖的大印還是一匹馬背著的。在21世紀的今天,台灣竟還有這樣注重傳統服裝的民俗節慶!一直以為,台灣大概只有原住民,還有注重傳統儀式的祭典了;許久前參加苗栗賽夏族矮靈祭時,還一度失望怎麼有人穿傳統服裝、下半身卻是牛仔褲、布鞋,想來大概連原住民的古老文化都逐漸淡化著。沒想到,在這樣現代化的小琉球,卻還能見到莊嚴的隊伍行進;小琉球人還能保有這樣的嚴謹傳統,實屬難得!

 

 

終於神轎要來到「夏日風情」隔壁的廟了。我們雀躍的在民宿前面的小徑跑來跑去,一下子跑去「水仙宮」,一下子又回到平台上,想要一窺究竟。每座神轎抵達時,地主廟的「爐主」都會拿著香爐出來相迎。不知道吸香爐煙灰,是不是可以讓神力更持久?常常可見彷彿被附身的人,不斷要吸聞、補充煙灰。有時「爐主」和對方神轎似乎會「意見不合」,就會你來我往的「溝通許久」,猛吸更多的煙灰。我問民宿主人阿添那樣的附身到底是不是真的阿?他說他自己的經驗是,起轎時那一剎那,被砲灰打到都沒有感覺,是否就是神力呢?

 

 

 

 

在神轎前面有個拿著旗子的「領路人」,每家踩的步伐都不盡相同。我們認識人稱叔公的阿ㄅㄟ說,他知道很多步伐,現在的年輕人可都是他教出來的,他還把知道的各式步伐寫在紙上,以傳授給後進的年輕人。特別的是有一組全是女性抬的神轎,來自「番婆村」,看來抬神轎可不是強壯男人專屬的。還有小小年紀的「領路人」,被大人鼓勵出來表演;走完後,大家都給予熱烈掌聲,這就是傳承哪。「領路人」走完陣式,與「爐主」用著我看不懂的方式「對話」一番後,扛轎的人「阿」一聲後就一起往前衝;扛著這麼重的神轎用跑的,只有擁有團結精神的隊伍才作的到吧!

 

阿添說,小琉球的王船祭「很安靜」,不會有繁多的陣頭、彼此競賽神威的情形出現;因為如果大家都擺陣頭,這樣繞境就會耗時很久;且當地人都很尊重這樣的儀式,扛轎的都會輪班從頭走到尾。不像有的地區的王船祭,轎班抬一抬累了,就落跑;因為他們組成的份子都來自四面八方,有的是黑社會的,組成份子複雜;小琉球參與的成員,則都是當地居民、虔誠信徒,用帶著榮譽的心在參與這個祭典,尤其是扛大千歲轎子的人,更是與有榮焉,大家爭著要扛。

 

 

劉還月的書上講到,小琉球的王船祭中,有兩個「陣頭」是別處不易見到的;由扛邢具的使役領隊的,「五毒大帝陣」是其中之一;另一個陣頭是「十三太保陣」,則是廣澤尊王派來的部將;兩個陣頭都是由十來歲的小朋友扮成,很受民眾的喜愛、掌聲不斷,還為他們灑下繽紛彩色紙片。小朋友能如此跟著隊伍走上一整天,加上表演,信仰的力量真是驚人。

 

王爺解惑、趨吉避兇

繞境的隊伍中不乏虔誠信徒,我們見到有個婦人頭上帶著像是古時候要架往刑場的「頸部刑具」,問阿添後才知道,原來那個婦人是在「還願」,祈求神之後的一種回報。

神轎的隊伍,把整個區域繞完已經晚上了,此時神轎點上了五彩霓虹燈泡,似乎競相比較著彼此的神威,越閃亮的,越感覺到神轎的氣派。最後隊伍要回到三隆宮,有時全部回來時已三經半夜了,原因是大千歲沿路要「辦案」,案件多或複雜不易處理的就會花上很長的時間。這是小琉球的王船祭中很特別的一個部分,也是別處的祭典沒有的。有需求的人,可以在大千歲神轎抵達村落時,攔轎問「神」。我們參與的那天,就遇到了好幾次的「案件」,白天看「王爺」與「求問者」之間的奇異對話,只覺有趣。到了晚上,整個氛圍似乎變得更神秘了。被神明附身的王爺助理「筆頭」,會先與「求問者」對話,有一次「求問者」講出質疑神威的話,只見「頭筆」相當生氣,用很威嚴的口氣罵了回去,讓我們在一旁的觀眾膽戰心驚。被附身的「頭筆」講的語言,是屬於神明的,普通人如我其實一點也聽不懂。不過,光是看他們的神情,就可以感受到事態的嚴重性了。在我們抵達之前,聽說有個案子,是請王爺去鬼屋,還拿出了尚方寶劍展夭除魔,真是令人好奇,不過我大概沒有膽子去觀看吧。

或許是跟著繞境隊伍,走了兩個晚上的原因,我原本對如此的神蹟感到半信半疑,但到了最後,可能是被那夜晚的神秘氛圍感染,一切都顯的自然。畢竟靠海為生的小琉球人,在古代醫學科技不甚發達時,很多「疑難雜症」,求神明對人們而言是在自然又方便的事。只是在今日,還能見到當地居民用傳統「民俗療法」,就顯的很特別了。加上當地人的解說,說起幾件真的在王爺辦事之後,人的精神恢復正常的例子,這些神蹟在我心中又多了幾分說服的力量。

 

大千歲的神轎,總是民眾最想接近的。據說「過神轎」可趨吉避凶、保平安,因此常常見到大千歲的轎子,圍了好多人,然後大家會排隊從轎子下面走過去,有的還手捻著香。在我眼中看來,有點像是一種「遊戲」;但是,對於虔誠信徒來說,卻是可從信仰中獲得力量與祝福。於是,我也入境隨俗跟著走了一遍。

 

最後一個白天,原本一直都停靠在三隆宮的「王船」要出巡了。「王船」是人們費盡心力打造的一艘古代的船,上面有人偶站立栩栩如生,宛如一艘真正的船。有些地方的王船造價聽說要上百萬。且規定每年的王船都要越做越大。

 

所有神轎跟著王船,將繞至島上的四個角頭土地公廟,步行小琉球一圈。幸好小琉球不大,一圈只有12公里 。繞至角頭時,一樣會先繞港一圈。王船繞港是最動人的畫面,海、神明、信徒、漁船,一切都在這樣一個共同的信念中,回歸到宗教最原始的面貌:為了與自然共存,於是向神明祈求、避難、解圍。然後,隊伍會到土地公廟前方做停留,讓信徒們添儎、拜拜。只見信徒們,跪在地上,朝著王船膜拜,並且不時拿「紅包」塞到王船上。已是滿滿添儎物的王船,承載的可是眾多信徒的願望。

在小琉球的王船祭中,處處可見現今社會難得的質樸溫馨。我跟著隊伍走累了,去泡沫紅茶攤拿了杯飲料,正準備付錢時,店家竟說「不用錢」!原來,祭典期間,家家戶戶都會擺放飲料在自家門口,任人取用,慰勞辛苦的繞境轎班。到了角頭廟時,更是擺出各種飲食、水果任人取用。沿途跟著參觀、拍照的我們,雖然是騎著機車,卻已經感到疲憊不堪,何況輪班抬轎的信徒,六天都是這樣的徒步繞境,這些無私為信仰的奉獻,真是令人敬佩!

 

 

 

 

送王爺一程

在第六天「王船」繞境,這晚12點後的凌晨就是我們這些觀光客最期待的「燒王船」了,傳說中燒王船的火焰會有王爺的形象出現,不知哪個幸運的人可以看見?不同於迎王、繞境時的熱鬧歡騰、鞭炮四起,此時從三隆宮下來,由王船為首的隊伍,一樣有鑼鼓卻盡是肅穆之聲。我的內心頓時湧起一股難以言之的感受,有點像是…當年送阿公最後一程時,內心那種既希望他安心離開,又對於這永恆的別離感到十分不捨。

送王船的隊伍人數顯然比前幾天繞境時少了許多。阿添說,當地人認為「王船」是要帶走一切不吉祥、不明的物體,所以他們為了避免在此時不小心沾染到穢物,除了工作的人通常不會參與這最後一段。王船來到了以往我們在此浮潛,有著美麗貝殼沙的「中澳沙灘」。從沙灘到靠近海水是有段坡度的,人們費力的將船順著軌道滑到較平坦的沙灘上。我不禁想起德國導演荷索的「陸上行舟」,人們為了共同目標而努力的團結精神,艱困、卻不會讓人卻步,還會越挫越勇。

王船就定位後,還得將一包又一包的金紙搬到王船四周,媒體、遊客、我的朋友也都幫起了忙。就緒後,請王爺等上船,祭祀的人員,跪在王船面前,做最後的儀式,金紙在空中飛散,我的相機則是凝結了這一刻。在一切準備妥當後,點燃鞭炮順勢將金紙燃燒起來,將這艘用了許多人的心血所打造的王船,燃燒在熊熊烈火中。此時,神轎隊伍,從旁邊悄然離開。

最後圍繞著火堆的只剩下我們,還有幾位遊客,看著烈火逐漸稍盡王船,此時已是清晨5點多了。踩在沙灘上,不時碰到海水,感嘆一個豐盛的傳統祭典已經結束。不過,下次我的老家如果有放水燈、建醮…時,應該就比較能夠理解這些習俗的意義了。

 

後記

此行去小琉球是我唯一一次沒有去浮潛、看潮間帶的一次,卻也是身心感到最疲憊的一次,因為從早到晚,跟著神轎隊伍走來走去,著實累人,而那些抬教徒步行走的人,相形之下更是令人敬佩!或許是我們忘了避晦氣,看燒王船看太久?回家後,我得了感冒、朋友的單眼相機莫名遺失、年底老地方「夏日風情」停止營業…,似乎當地人所言實現了?

本文亦於2012年刊載於環資網站
http://e-info.org.tw/node/7512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