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沙馬磯浪潮-the sea around us
關於部落格
海洋的故事、小琉球潮間帶、人海之間、海洋訊息...
  • 14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BQ的告別

 

真正開始聽懂古典音樂的時間其實不長,4年前因為NSO的藝術總監簡文彬安排的「發現馬勒」年度音樂會,我才算是踏上了第一步。「大地之歌」內心感動,醞釀到「第二號交響曲 復活」終章的合唱,突然眼眶感覺濕熱,連自己都覺得訝異,因為我甚至不知道唱的是什麼,卻這樣被不知什麼打動了?! 

第二次被音樂感動,則是今年聽俄羅斯大師級的女大琴家顧德曼的獨奏會,當德佛札克的浪漫曲,化為大提琴的音符,弓擦動琴弦流洩出聲音時,「感動」再加點淚水顯的再自然不過。 

第三次是聽到華格納的「崔斯坦與依索得」,依索得唱到最後的「愛之死」,那種進入理想境界,肉體雖死精神猶生哪!我怎能不感動? 

第四次在今天,ABQ成立38週年的世界告別音樂會。ABQ的第一小提琴手,帶著老人特有的慧黠笑容,為最後一首曲子做說明,當他講完這是為紀念許先生,坐下,四個團員默契一致的吸氣,拉出第一個音符時,我的眼眶竟然同一時間濕潤、滑下一滴眼淚,趕緊偷偷擦去鼻間的淚水。正當自己感到訝異時,聽到有鼻子啜泣的聲音,定睛一看竟是台上那位年歲已高、身形不小的第二小提琴手,整個臉幾乎是漲紅,這讓我更難克制接下來的淚水了。幸好他不是歌手,不會因為泣不成聲,而無法演出。是他想起了,那位熱愛音樂的許總裁嗎?

張正傑是個稱職的導覽者,他說了不止一次這個故事:當年許先生因為見到身形著實不小的團員,要擠上那擁擠的九人座小位子,為了表示對音樂家的尊敬,將自己的私人座車,挪給團員們在台灣時使用,自己則改搭計程車。一個60歲學大提琴的總裁的小舉動,一份出自對音樂藝術的尊敬、對人的善意,想必給團員們極為深刻的印象。這也是今天為何我們還能幸運的請到ABQ,他們願意延後最後一場演出,飛行30小時來到台灣;這是音樂家給愛音樂的人最大的回饋與追思阿!想來這樣的意義大到讓他們願意破例、願意不辭辛苦飛來台灣。 

我很慶幸能在最後一刻參與,卻也非常遺憾這是我第一次欣賞ABQ現場演出,竟也是倒數的最後兩場了…很難過這樣的現場樂音成了絕響。因為團員年事已高,中提琴手,甚至已經離開人世(但他的中提琴有了另一位天使來幫他演奏);怕將來要更換更多人,只好忍痛結束38年的演奏生涯。有這樣生命力度的四重奏,我還沒聽過第二個;以前的現場四重奏,就算是60年的包羅定,都令我容易進入睡眠狀態,總覺得都太「和諧」。因為ABQ,我才對四重奏改觀,知道原來四把弦樂器,也可以這樣有表情、情緒波動;張正傑稱之為「彈性」,我覺得是刻痕,他們拉出來的音符有深刻的痕跡;因為ABQ,我才真正開始懂得欣賞弦樂四重奏。 

貝多芬的作品130第五樂章,每個音符似乎都述說著綿延的思念。ABQ選擇這樣的曲子作最後的安可曲,讓偉大的弦樂四重奏與愛樂知音者的故事結束在貝多芬的唯美樂音中,當弓抬起,最後音符停止時,現場整個氣氛似乎凝結在哀思中,無人拍手,我心裡感到安慰,終於有一場音樂會是符合樂曲的「結束」了,就是這樣!凝結、安靜才適合這最後一刻。約莫三十秒吧,才開始有人鼓掌,最後幾乎全場的人皆站起來為ABQ的告別演出表達敬意。可惜只有5分鐘的掌聲,總覺得用來表達敬意稍嫌少了點。台灣觀眾的音樂素養,看來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貝多芬的作品130,綿延的第五樂章,該如何結束?原本是龐大複雜的大複格曲式,最後為了符合更屬於大眾的接受度,貝多芬還是將大複格拉出來獨立作為作品133,又做了另一個較為愉悅的終章。怎樣的終章才適合呢?怎樣才能將那份綿延不絕的思念不捨「解決」、「釋放」呢?該輕還是重?我仍然沒有結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