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馬磯浪潮-the sea around us
關於部落格
海洋的故事、小琉球潮間帶、人海之間、海洋訊息...
  • 143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熟悉又陌生的「島」 - 嘉義外傘頂洲紀行(2006)



 
一樣有噴沙蟹製造的滿佈沙灘的點點黑色小圓球,

一樣有從中央山脈的河流沖刷下來的黑沙,一望無際。


是鄉愁使然,還是台灣西岸的沙灘總是有高度的相似性,連傳說中神秘的外傘頂洲也不例外?


劉老師不死心的說「這裡比苑裡沙灘多了很多東西吧?」

沒錯,苑裡不會有太陽能發電的燈塔、氣象塔聳立在沙灘上,更不會有人在沙子上面搭了可以住20人的竹篙寮,還有申請了門牌號碼的海上船屋!

特殊的地理環境,讓人類用適合自然的方式,來面對自己居住的土地。
嘉義東石鄉的居民,就聰明的學會運用這道天然的「海上長城」所形成的內海屏障,孕育了數千公頃可以供養當地居民的蚵仔寮;這幅人與自然共依存的畫面,在我眼中成了一幅無與倫比的動人景象。

不禁想起希臘導演安哲羅洛普的「悲傷草原」,一個一年只能居住幾個月,然後就會被水淹沒的小村落。當村民最後因為河水逐漸覆蓋住他們的村莊,一群人聚在一小塊較高的地方,圍著營火唱起歌來,那種接受大自然安排的樣子,彷彿人事間的一切紛紛擾擾,都在此時寧息。


總覺得,古早的人是聰明的,懂得這樣順應大自然的韻律與之共存。


反倒是經過文明演進的現代人,有了社會、政治、經濟發展,卻忽略了大自然的話語。在我們的海岸線,蓋了一座又一座的工廠與港口,本以為可以帶來更富裕的生活,但首先犧牲的卻是最能與大自然共存的當地人,忽視了他們早已擁有的智慧。富裕繁華的生活,非得需要這樣的代價嗎?

還是只是少數人爭權奪利的犧牲品?


正當人們驚訝沙洲逐年消失時,文明人才有了行動;只是飄走的沙,豈是花了數億經費做「定沙」可以挽救的了?沙洲尚未停止供養我們,我們就已經先一點一滴的剝奪了他的血肉了。


我在黃昏時進入外傘頂洲,卻是外傘頂洲走入黃昏的階段了…


 



「黑夜中的沙洲」

隨著火紅的夕陽落入海面,入夜後的沙洲拉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神秘或許是因為,身為海島子民的我,卻少有機會在沙灘上過夜吧!
縱然「小琉球」的經驗讓我可以一天去兩次退潮的潮間帶,卻也只在退潮時刻才會來到海邊。

現在,我將與這片沙灘共度16個小時,感受這其間會經歷的一次退潮到最低點,以及這前後的漲潮。

 

在沙洲上生活與陸地是截然不同的,包括用餐地點。在這樣一個無人島上,船上的設備相較之下肯定是比島上來的齊全,不論是DVD、電視、廁所...應有盡有;我們的晚餐與早餐都是要離開沙洲、涉水爬回船上。


經驗老道的當地生態文化推廣者,阿山哥與其父親,為大家在船上準備了一道道豐富佳餚;當然主食絕對少不了蚵仔:蚵仔海鮮粥、炸蚵仔、蚵仔湯...
連到了晚上的沙灘烤肉都有烤蚵仔、鮮蚵仔生食。

這些蚵仔都是下午行船經過蚵仔寮時,阿山哥親自示範、現撈上來的!

一如劉老師所說,最美味的食物不在於料理的功力,而在「新鮮」。


酒足飯飽後,拿出手電筒充當我們的黑夜之眼,踏上即將退到最低點、裸露出最大面積的沙洲了。

無月光的夜裡,天空露出點點星光,牛郎織女正在上方向我們招手,「閏七月」是否讓他們有多一次的相遇的機會呢?

 

黑夜裡,有天上的繁星、對岸六輕的綠色燈火,最特別的是腳下竟也有「星星」!!是什麼星?怎麼腳一動就發出閃閃綠光呢?在有少量積水的沙灘上,大家興奮的到處亂踩,腳下就越來越多「星星」出現,彷彿走到星光大道,而且不需要電力供應。

 

在兩個小時的黑夜探秘後,拖著興奮卻疲憊的身子爬上了我們的「床」,濕淋淋了半天的腳丫子總算可以透氣了。免除一切在陸地上生活的習慣:刷牙、洗臉、洗澡,在除了可以檔雨、其他都檔不住的高腳竹篙寮的地板上,連睡袋都不用打開,我就這樣直接躺著睡去。真是省時的入眠方式;在自己舒適中的家中時,常常東摸西摸就要好幾個小時,原來睡覺也可以這樣簡單。






 



「日出彩繪沙洲」

五天前我在小琉球住宿的「夏日風情」陽台吊床上,被晨光喚醒;現在,除了有耀眼的天光之外,還有同行伙伴興奮的「地板腳步聲」,聲聲叫人起床看日出。不過,起床的代價還真是美好!

 

站在同一個位置,能看海面日落、又可以看海面日出的地方,在台灣很少吧?

而且只要在睡夢中抬起頭來,就可以看到美麗的雲彩正用魅惑的顏色勾引你多看她幾眼。日出與夕陽,我是偏愛前者的,因為日出後又有一整個白天可以慢慢享用。

 

當我準備要走下竹篙寮,尋找更佳視野、拍攝角度時,驚訝的發現海水在我們睡夢中時,已經漲潮蓋過整個竹篙寮的下方了!在未出發前,曾開玩笑的跟朋友說,會不會我醒來人已經在「小琉球」;現在看來,這個竹篙寮是當地居民的「掛保證建築」堅固的很,聽說蓋一個可以用幾年呢。

 

迎著晨光,再度踩入海水中,沿著沙灘漫步是在沙洲上最愜意的時光。

 

沙灘上除了人的腳印之外,還有各種生物的「足跡」,令人好奇在我之前「誰」走過這片沙洲呢?

 

繼續前行,心中默默祈禱著,希望能讓我親手撿到「海錢」。

 

五年前在大洋洲的「帛琉」第一次看到上面有五個花瓣圖案的「海錢」殼;兩年前在台灣屏東的「小琉球」潮間帶,在當地人阿添的熱情解說中,幸運的見到了表面有短毛的活「海錢」!而且還為數不少!在報紙上,則看到「苗栗通霄」的海岸有一年也曾出現過大量的「海錢」。(「通霄」離我家「苑裡」只有10分鐘車程哪!)原來,這樣美麗的東西,就在我身邊!住在大甲海邊的我,認識台灣的海洋竟從2年前才開始。

 

也許正如劉老師所說的,海龍王會給有緣人指引;走不到10分鐘後,在靠近浪花的沙灘邊,我發現圓形白色的海錢了!沿著岸邊又陸陸續續撿到好幾個!潮漲潮退每次的高度都不一樣,帶來帶走的沙的厚度也不同,能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剛好在我經過的時候出現,真是太幸運了!!有著美麗花紋的海錢似乎一個個正對我微笑著…


  

「揮別沙洲」

帶著「海錢」給我微笑,回到「扁舟」啟航回陸地了。

16小時是短暫的,但對於一個在都市生活慣的了我,不禁要誠實的說:有點開心終於要離開這個民生不大便利的小沙洲,回路地上去。習慣了文明,是否代表必然遠離自然?或者至少是有一大段距離…

或許,我尚未能理解自然告訴我的一切,但「外傘頂洲」已然在我的生命中有了重要地位。

生命的經驗,因為不斷累積而豐美;原本看似不相關的經歷,卻在此時有了連結。

從「帛琉」、「小琉球」、到「外傘頂洲」的「海錢」;

在「小琉球」沙灘上發現的不明發光物,在「外傘頂洲」才知道原來是單細胞生物-「夜光蟲」;

在「小琉球」初識台灣特有種植物「台灣海藻」,在外傘頂洲之旅的「嘉義朴子市新吉莊」見識了他的民俗實用功能-做成當地人稱的「糠榔掃帚」。

參加「花蓮」的黑潮海洋工作隊搭了5次的賞鯨船,沒耳聞鯨豚神話,卻在往外傘頂洲的車上聽劉老師娓娓道來。

這個我第一次踏上的「陌生」沙洲,卻牽引出許許多多「熟悉」的記憶阿!

對於台灣的海我們是如此陌生,何時才能真正熟悉、成為名符其實的海島子民呢?








( 原寫於2006年INK舉辦的海洋文學營,陽明海運海洋文學獎佳作,收錄於專書《航行,在我們的島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