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馬磯浪潮-the sea around us
關於部落格
海洋的故事、小琉球潮間帶、人海之間、海洋訊息...
  • 143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絆──日本海嘯過後

有人說,我應該要對日本很有興趣阿,這是一個海洋文化發展到極致的國家,連筷子的設計都跟海鮮有關。 

 

 

直到上了飛機,飛上高空,這顆七上八下的心,總算踏實了。雖然整個旅程有愉快、也有不愉快之處,但是能看見另一個海洋國度,對我而言還是有著飽滿的豐厚感。或許也是因為在語言不通的狀態下,我竟能清楚感受到海洋民族的生命韌性!

 

 

海嘯會不會也來台灣呢?海嘯後,一開始大家關注的都是有如電影般的災難場景,最後一個被關注的才是離東京最近的福島核災。而核災,恐怕才是影響人類最長久的。海嘯肆虐之處可以清洗,毀損的建築物、車輛、船隻…等可以拆除,核災呢?無形的輻射塵,人類該拿它怎麼辦?北台灣有2個核電廠,南台灣1個,第4個正在沸沸騰騰醞釀中。台灣南北不過是395公里長。而此行我去的日本東北,從東京、福島、宮城就超過400公里。如果台灣真有核災,不用等到海平面上升,台灣大概就成了沉沒之島了。


 

補充說明:
唯一把核電廠建在首都圈的國家 潘翰疆 
總統府
距離核一:28.4公里
距離核二:23.6公里
距離核三:351.4公里
距離核四:41.5公里  


開了7個小時的車程,走往東北三陸。三陸就是岩手縣、宮城縣、福島縣(由北而南)。本來擔心去福島的輻射災,朋友都說要多喝牛奶,還叫我要吃碘片(但是藥房根本買不到)。最後定案的幸好是岩手縣、宮城縣的海濱。福島根本只能遠遠的路過,想拍都沒機會。

 

 

 

見到海嘯走過的路徑。走在海嘯也走過的陸地,百感交集。多年來,我喜歡走在潮間帶,可此時這種海陸交界處卻成了生死交界,有許多人因此魂斷伴隨他們一輩子的海;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被大海吞噬。住在重災區宮城縣氣仙沼市旁的「觀洋飯店」,晚上甚至還可看見月光海,可感覺卻像是幽靈海,逼人不敢直視。一樣是海邊(甚至是非常近的),高處的飯店、日本式屋舍,竟都完好如初,甚至還有夢幻般的雪景。而飯店,現在住的大多是來災區進行復健工作的人了。

 

 




 

9個月了,災區幾乎已經夷為平地。這裡曾是這麼多人的家。大槌町、氣仙沼市、陸前高田、女川町、東松島、松島、石卷...









我們的車子行駛在村落中,不一定眼前即是海;有時不免疑惑「海在哪?這裡是災區?」可偏偏周遭房屋在8個月前,底下就是海嘯肆虐之處...

 












 

宮城縣女川町的杜華,是嫁到日本的哈爾濱人。帶著我們走往她生活了7年的女川町,她與先生原本是在港口有家賣燒烤的小店,現在只成了4塊板子,問她後面的房子是她的嗎?她說:「沒有,根本不知道是從哪兒飄來的…。」









杜華站在只剩地基的老家,想起先生曾對她說:「如果海水淹到我們家,那女川町也完了。」沒想到,一語成箴了。




※補充說明:女川町於1926年(大正15年)4月1日建町,是宮城縣東部牡鹿郡中唯一的町。鄰近最大水深達36米的女川灣,是宮城縣許多大型船隻的停泊地,曾經是大日本帝國海軍的基地之一。位於女川灣的女川漁港也是重要的漁獲產地。(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2011年日本選出年度代表字:絆。人與人之間,似乎因為大自然的波及,增加了互相牽絆的力量。許多受訪者說,以前他們不大有當志工的意願,經過這次災難,卻更想將自己倖存的生命,拿來為鄉親們服務。畢竟他們的生命,竟是有人犧牲自己換來的。


 

 311牽起了許多人的緣份。加藤麗莉腦性麻痺的獨生女雅子,311大地震時,身處宮城縣登米市,距離東京400多公里。當時因為整個通訊失聯,加藤麗莉非常著急,卻又因為當志工分身乏術。後來,因為311許多日本人來發放現場當志工,加藤麗莉認識了本身也是氣仙沼災民的齊藤慧子。於是加藤麗莉就請齊藤就近探望她女兒;三個人於是有了連結。雅子從此有了兩個母親,或許是住在安養院的她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奧田正行也是這樣的例子,現在的他成了為社區服務的志工。奧田以前是SONY公司的主管,東松島是他的家鄉,原來的房子已經一無所有,只剩地基,暫居組合屋中。311當天,當他拉開平交道的安全桿,讓所有人都逃離後,他自己已經來不及逃往高處,幸好有一位人家開了門讓他進去;正當他往上跑之後,樓下的大門倒塌,主人也因此喪生。奧田說到此,總是不禁眼眶泛淚。是誰救了誰….這成了他心中永難抹平的傷痛,手邊的煙也一根一根抽了起來。







 

 

我看見奧田的畫作,畫作盡是他眼中美麗的東松島,還有他嘔心瀝血寫下的生命詩句。他說,當他在避難所時,感到生命灰暗,於是拿起畫筆,想要轉移目標。提醒自己不要再沈淪了,迎向朝日的旭光吧!因為311,奧田認識了同是東松島居民的及川,以前互不相識,現在卻成了好朋友,常常互相串門子;雖然兩人住的地方其實差了30分鐘以上的車程。互相送一些蔬菜,成了他們生活中快樂的事情。

 

 

 






宮城縣陸前高田市,有棵海嘯後很有名的「一本松」。就在我們前往的幾天,新聞宣告根部死亡。很難想像這個地方是原本有7萬棵松樹的美麗松園!所幸嫁接育苗已經成功,而災難後唯一倖存到現在的松樹,相信也有著最堅韌的基因。

 




 

 ※補充說明:希望の一本松

 

「原本種植有七萬棵松樹的高田松原,是日本東北地區名勝,大約三百五十年前起,為避免農作物受鹽害,開始在海岸邊種植松樹,但幾乎所有松樹都在大海嘯中被連根拔起,只剩下這株十公尺高的松樹屹立不倒。參與救援的自衛隊、警察與消防隊員將之視為災區復興重建的象徵,該松樹已被當地人視為「希望之松」。」──自由時報


 

「東日本大地震時遭到海嘯侵襲,唯一倖存的岩手縣陸前高田市的「奇蹟一本松」,經專家勘查後發現從根部已經開始腐爛,面臨枯死的命運。日本全國發起搶 救「一本松」運動,終於成功繁衍出了第二代。」──聯合新聞網

 

 

「據“高田松原守護會”稱,“一棵松”樹齡超過260年,高約30米,樹幹直徑約80厘米。高田松原的近7萬棵松樹在海嘯過後僅剩下這一棵。值得慶幸 的是,該松樹的樹枝嫁接育苗已經成功。」──共同網



 

老家在陸前高田的佐藤真一,曾經到台灣大學當客座教授。研究種苗多年。沒有小孩是老母親的遺憾,但對佐藤來說,有這麼多的植物種子,就是他的小孩吧!不被海嘯打倒,就是佐藤的現代武士道精神。










佐藤 在舊地重新蓋起種苗小屋、自己鑿5米深的井取水…,各種鼓勵標語、用各種塗鴉方式表現。他在跟我們介紹房子的時候,一直講到「揀回來」這個字眼,連我都會說了。佐藤的小屋,有絕大部分是回收的廢木材。







問他說,現在種什麼最好,他說是番茄。番茄對於帶有鹽份的土壤,頗能適應。佐藤的每張發票都有一句祝福小語,給每個買他植物種苗的人。讓希望的種子,隨風散播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