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沙馬磯浪潮-the sea around us
關於部落格
海洋的故事、小琉球潮間帶、人海之間、海洋訊息...
  • 146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花博】大觀園:Eco Ark 綠色方舟


下午的花博,門票比早上便宜,大概是幾個主要科技展場,都不能進去了。因為,早在上午9點,熱衷排隊的民眾就已搶完票。下午來的人,就在廣場逛逛吧;「也不錯阿」我心想:「看花不就是逛花園嗎?看科技秀,去科技展就好了不是?」

路上,不時遇到一些看護推著老人散步著,心理有些疑惑:「住在附近的居民,難道也要買票進入才能進入這個原本是隔壁的公園,才能散步、健身?」

 

11月,逛了好幾趟花市,正奇怪怎麼不容易看到各色「天竺葵」,原來,都到花博會場集合了。「大岩桐」在花博的數大便是美原則下,則顯得嬌豔(肥料應該用的不少?)。各種「香水百合」迎風搖曳,只是擺那麼擠,幹嘛不買鮮花來插到瓶子裡就好?



種花的人,都知道,當植物要移植,一定要把塑膠盆拿起來,才不會影響植物的生長。但是花博的花,似乎並沒有受到「人道」的對待,只見花兒要不是被種的擠在一塊,甚至還有花盆還在土裡的。是想說死的時候,要換其他活的比較快,是嗎?整個花博的感覺就是要花的命,唉…,看的令人傷心,早知道去逛花市可能會愉快點。逛了兩小時,現在的我只想迫不及待的離開這裡了。


本來以為花卉博覽會,是要展現花朵的旺盛生命力與多樣性,顯示台灣是個花卉王國。在我看來,連蘭花都沒幾種,怎麼看都令人傷心難過;難道除了科技眩目,用很高的價格大量採購花卉、替換花卉,我們的花博竟是如此沒有「真實生命力」!?一個稱為「花之隧道」的走廊,沒見到攀籐植物,僅有草草的掛了幾盆的日日春!那不如用假的花裝飾就了事,反正大部分走過的人可能也看不出來,或是沒注意到。大家的注意力,大概都只集中在那幾個高科技展覽館了吧。總覺得主辦單位把博覽會的名字弄錯了….
 

印象最深的,是遠東集團(八輕國光石化投資者之一)用塑膠寶特瓶,蓋的大樓「Eco Ark」。我一直跟朋友說根本是Economy Ark吧。不知算不算是整個花博最大的建築呢?(還是在我心中他如此巨大?)總之,不管我走到哪個位置,遠遠的都能看到矗立的「Eco Ark」。




遠東官網的廣告詞寫著:「花博綠色奇蹟 — 遠東斥資三億元,以150萬支廢寶特瓶再生興建花博流行館,寫下七項世界第一」。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第一,我心裡卻只想著:「150萬支廢寶特瓶!!這是一件很驕傲的事?台灣的塑膠瓶多到可以蓋大樓了?」

 

還是我該開心的想著:「現在氣候變遷劇烈,要是以後有大洪水,台灣寶特瓶這麼多,肯定可以做成很多艘環保諾亞方舟;搞不好還會因此揚名國際,全球都來跟我們買諾亞方舟、訂單多到接不完、經濟領先全球。」


幸好,後來讀到了下面這篇文章,心情總算豁然開朗。EconomyEcology是同樣字根開頭的英文字,一個字的來源有其真理存在。


「其實環境絕對是一個經濟問題,環保人士不能只看環境,更要看經濟。經濟的中文是「經世濟人」,英文是Economy,其實和生態Ecology是同一個字源。只是在把環保污染前,「經濟」先被污染了。」──Jay Fang《到底是因為笨才做環保,還是做了環保而變笨?》


「如果說蓋了國光石化,能搞到利潤全民共享,有錢大家賺,那犧牲一些環保也沒什麼不可以,反正台灣人都愛錢。但問題是,若犧牲了環保,還賺不到錢,人民還是要花很貴的錢貼補政府去做外銷,那意義何在?」──櫻櫻陽子 《關於國光石化二三事…》


生態與經濟,其實是可以好好合作的。今天參加《作家與海》的新書發表會,自然作家劉克襄分享了「白鯨記與星巴克」的故事。原來來自美國西雅圖的星巴克的英文名字,來自海洋名著「白鯨記」中一個主角的名字;因為西雅圖以前也是個倚賴鯨豚維生的城市哩!
 

想起我曾經做過的一個環資專欄【生態與經濟】,轉載自聯合國的資料,*生態系統與生物多樣性經濟學,是TEEB給國家及國際政策制定者的建言。 (The Economics of Ecosystems and Biodiversity,簡稱TEEB)

還有【貿易與氣候變遷】有時間應該要好好再研讀一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