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沙馬磯浪潮-the sea around us
關於部落格
海洋的故事、小琉球潮間帶、人海之間、海洋訊息...
  • 147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液態影展」

 
選了劇情片「湖」(Un Lac)、「三角洲」(Delta),無預期的選到的兩片講的都是兄妹情誼/亂倫的電影。「湖」片用手持攝影機,想要呈現主角們慌亂的內心、情緒。不斷晃動的畫面、非常近的影像,一開始看的時候,內心真有點抱怨,想說自己怎麼看錯片了。不過我還是努力在想,為何這裡、那裡的鏡頭要晃,這樣的晃動,跟沒腳架的無經驗攝影者,有何不同?
 
「三角洲」就拍的很美了,一個交通工具是小船的村落,到哪裡探望誰,都要划船。原本該是寂靜的夜,卻滿是青蛙的大聲鳴叫;導演應該是喜歡自然生態的,不時會拍青蛙的畫面、還讓一隻小烏龜成了女主角的好朋友,有意思的是當女主角發燒生病臥床時,男主角還把烏龜放到她的枕頭旁,讓牠陪伴著。人與自然的靠近,是直接、可以獲得慰藉的。男主角決心在湖中蓋一個房子,真是滿足了我對水上房屋的浪漫期待。當兩人將一塊、一塊的木板從陸地鋪往湖中時,彷彿每鋪一塊,就越靠近夢想一步。接近尾聲時房子剩下屋頂,就快完成了;女主角跟男主角說肚子餓,男主角不說什麼,掀開地板、走下階梯,划著小船出去;一會兒就帶著一條魚出現在眼前。
 
男主角歷經多日的捕撈,有一天突然捕獲大批的魚;於是他們想宴請村里的人來作客,希望化解大家對他們的不滿(因為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妹)。正當一切自然都給予這兩人正面回應時,人們卻充滿惡意。自然景象越美、卻越呈現出人類卑劣的性格。末尾,我心裡不斷喊著「為什麼?」為什麼人類會這樣做?為什麼人類對於不是他們理解範圍的事情,奮力排擠,以為自己具有審判他人的權力?甚至將之處以結束生命的極刑?最後,只剩下烏龜緩緩的滑向水中,繼續自己的生命。
 
「水」充滿複雜神秘的意象,似乎頗受導演們的青睞。一如簡介所寫:
 
在「液態影展」裡,畫面處處詩篇,這些流動的影像詩意,我們看不見,但它確實存在。靜時如流水湧湧、動時如小船悠然、悲傷時如海風呼嘯、喜悅時如粼粼波光瀲艷,任怎樣堅固的心,都會在影像詩的浸潤下,慢慢崩解、慢慢柔軟。」
 
小影展的手冊內容寫的真好,字裡行間的深度,相較於那些充滿廣告的大影展(金馬影展、台北電影節),內容的可看度高多了。每一部影片的內容介紹,不像是大影展,只是寫劇情簡介,有時還支離破碎、與影片內容不符…。小影展的影片介紹就很不一樣,策展人的用心程度,顯示出有誠意多了;每一片的介紹幾乎都可以延伸出一個有內容的主題了。每次都讓我很用力的拜讀著,再從其間去尋找對我有所啟發的文字、用詞。
 
另外一片是老導演Peter Weir(綠卡、春風化雨、楚門的世界…等電影的導演),30年前的電影「終浪」(The Last Wave),年輕時的李察張伯倫主演(影集「刺鳥」的英俊神父)。拍出都市中殖民移入者與原住民部落文化的衝突,更講到環境氣候的變異,大自然的反撲不會因人的身份而異,然而原住民卻更能理解自然語言透露出的訊息。
 
 當都市文明人用自己的法律,去規範部落原住民的行為時,在判刑之前,有多少人願意寧聽他們真正的原因與聲音?文明人老是覺得他們是野蠻人,只覺得他們就只是中下階層的貧窮人;完全忽視在所謂的文明人入侵這塊土地前,他們可是擁有自己可以凝聚群眾傳統的民族。而這樣的傳統部落,必然有其珍貴的精神資產,需要我們尊重理解,甚至是可以取經的智慧。
 
記得荷索有一部「綠螞蟻的世界」,法庭在審判土地法案,有個作證的老人上台講了一大串的話,沒人聽的懂;法官納悶的問:「你不是說這個人是啞巴嗎?」同行的人說:「因為他是那個部落最後一個人,他所講的語言無人能懂,所以我們叫他「啞巴」」。聽到這句話,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樣百感交集?一個部落的文化與語言,都將在這個人的生命結束後消失。
 
當然,我也選了兩部環境紀錄片;「濕地之歌」講荷蘭潮間帶村落的故事、「讓世界跟著來」講加拿大榛果村恢復捕鯨文化;兩片都很不錯,是我有興趣的主題。兩片要相比的化,我更喜歡後者,大概是因為他講到補鯨文化吧。在看影片前,心裡其實很納悶導演為何要鼓勵當地人恢復補鯨文化呢?甚至心裡有些抗拒,萬一白鯨真的出現,畫面是不是很殘忍?不過電影繼續看下去才發現,原來他們補鯨並不是像日本人一樣出海獵捕鯨豚;而是用類似石滬的原理,利用漲退潮時,白鯨會進入用竹子圍起來的「竹滬」區。當第一隻白鯨出現時,全村歡動,滑著小船接近白鯨時,村民拍拍白鯨說:「哈囉,我們已經三十八年不見了!」彷彿跟老朋友見面一樣的溫馨。這樣的行為不只是人類獵捕行為而已,運用竹滬的補鯨方式,是古老的智慧,凝聚了村民,也讓他們重新感受到身為補鯨民族的驕傲,這些可是無可取代的人類民族自信心哪!!
 
在蘭嶼時,當我在紀念品區購買手工物品時,聽見一個達悟人跟身邊的人說:「等我存夠錢,我要買這艘「拼板舟」給台灣的朋友。」他指了指桌上雕刻精美的中小型拼板舟模型。原來這是一樣的,原住民的精神與民族驕傲自信是什麼?就是他們傳統的文化阿!蘭嶼之所以吸引這麼多愛好人文與自然的旅客前往,正是因為達悟人還保有大部分的文化精神,這些珍貴的資產,都不是所謂的進步文明人任何一件行為可以取代的!我們應該更懂得尊重所有的部落文化才是。我甚至覺得,他們有更多的智慧是比我們還「先進的」;像是達悟人運用海洋資源的方式,「飛魚季只獵捕、食用飛魚,讓其他的底棲魚休養生息。」這就是永續環保的概念。而達悟人的拼板舟,更是許多先進海洋國家讚嘆不已、驚為天人的製作技術。
 
於是,我打從心底認同這部電影了。而且榛果村的補鯨方式是自然與溫和的,且很「現代化」;因為現今他們抓到的白鯨,可不是拿來食用或做任何經濟商業用,而是跟美國的海洋研究單位合作,將抓到的白鯨送至該單位。雖然,我並不是十分贊同海洋動物園的存在,但是影片中看到白鯨們在池子裡快樂的游泳;頓時讓恢復補鯨文化的行為,充滿了更豐富的意涵,兼具科學與人文意義。難怪這部1963年所拍攝的影片已經成為「真實電影」經典中的經典!。
 
導演說他的創作理念是:「我的電影無關政治,而是幫助了解以及反省自身所需的工具」。這也是正是我所想的哩!

 

最後再引用一段手冊中的話:
 
「液態影展」,一如流水,將觀眾帶離原先安存的世界,任何液態,在科學或生理上來說,都代表「出口」。這些液態,最後都會有流向的出口,那或許是另一個生命的出口,隱隱地承受著大自然與人類的秘密。最後,我們將發現,流動的,其實是人心,不是影像,當我們存在的時候,影像才存在。
 
 
「液態影展」網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